美因茨球队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青春

搜索 網站地圖 設置首頁

捐贈全部財產設立“迦陵基金”

2018-07-22 10:16 來源: 新華網
調整字體

  新華網訊 6月3日,南開校友總會第六屆理事會2018年(擴大)會議暨第五屆全球南開校友會會長論壇在鄭州召開。在當天這場大會的捐贈儀式上,南開大學中華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長、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葉嘉瑩先生將自己的全部財產捐贈給南開大學教育基金會,用于設立“迦陵基金”,繼續支持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研究,目前已完成初期捐贈1857萬元。

  

  葉先生的助理、南開大學文學院張靜副教授,向龔克教授遞送捐贈支票。 本文圖片均來自“南開大學團委”微信公眾號

  

  94歲高齡的葉嘉瑩先生今天沒能來到現場,但特意錄制了一段VCR祝賀大會圓滿成功。 

  提起葉嘉瑩先生,沒有南開人不知曉她的名字。 

  提起葉嘉瑩先生,南開人會自豪地將她與南開相連。 

  南開大學八里臺校區的迦陵學舍,即是為她修建的永久定居之處。

  

  她受聘于國內多所大學客座教授及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名譽研究員。

  

  她是2015-2016年度“影響世界華人大獎”終身成就獎的獲得者。

  

  2016年3月25日,葉嘉瑩先生在“世界因你而美麗—影響世界華人盛典”頒獎禮上致辭。 

  她入選“改革開放40周年最具影響力的外國專家”。

  

  今晚報2018年4月17日1版中對該事的報導。 

  在她90歲生日的時候,溫家寶發來賀詞,稱贊她:心靈純凈,志向高尚,詩作給人力量,“多難、真實和審美的一生將教育后人。” 

  多家權威媒體更是敬稱其為:中國最后一位“穿裙子的士”!

  

  葉嘉瑩先生90歲生日時,溫家寶手書。 

  但榮譽并非她所求。 

  葉嘉瑩先生畢生摯愛,是中華古典文化,是中國古代詩詞! 

  葉嘉瑩先生畢生所向,是將中國古詩詞發揚光大,是將古詩詞留存在每一代中國人心中! 

  93歲高齡,她依舊飽含深情地朗誦古詩詞。

  

  2018年4月22日,南開大學迦陵學舍里,葉嘉瑩先生在第八屆海棠雅集上吟誦詩詞。 

  她一直關心著中國新一代人對中國古典詩詞的學習。

  

  今年5月14日,葉嘉瑩先生出席了南開大學慕課《中國古典詩詞中的品格與修養》第四次全國直播見面課。 

  她曾拿出自己的十萬美金積蓄,以恩師顧隨先生名號“駝庵”設立獎學金,專門用于激勵學生對古典詩詞的研習。

  

  2017年12月21日晚,葉嘉瑩先生出席第二十一屆葉氏駝庵獎學金、第十三屆蔡章閣獎助學金頒獎典禮,并致辭與頒獎。 

  大多數人知道的,是她的才情縱橫;但很少人了解她經歷苦難、漂泊伶仃的一生。 

  是詩詞,帶她走過人生歡樂與無常,是詩詞,伴她一路而來,承載了她一生所向…… 

  1924年7月,她出生在北京的一個書香世家,從小在詩書中成長。

  

  葉嘉瑩先生三歲時與小舅李棪(左)及大弟葉嘉謀(右)合影。 

  “七七事變”,北平淪陷。 

  父親南下,音信渺茫;母親患癌,重病身亡。

  

  葉嘉瑩先生的學士學位畢業照。 

  1948年,她結婚隨丈夫遷居臺灣。

  

  葉嘉瑩先生的結婚照。 

  1966年,她被臺灣大學赴派往美國講學。

  

  年輕的葉嘉瑩先生為孩子們上課。 

  1976年,大女兒夫婦因車禍遇難。

  

  葉嘉瑩先生在大女兒的婚禮上。 

  1978年,葉嘉瑩向中國政府提出申請回國講學,1979年得到批準。

  

  南開校長楊石先[前排右二]、外文系主任李霽野[前排右一]與南開教師迎接葉嘉瑩 

  此后,燕歸巢,蓮子落地。 

  葉嘉瑩先生曾說:“卅載光陰彈指過未應磨染是初心。” 

  這一生有詩詞相伴,便將這一生投入它罷! 

  她在詩詞中訴盡悲歡離合,書盡聚散無常……

  

  2017年,葉嘉瑩先生登上《朗讀者》舞臺,訴說自己的故事。 

  她曾撰文鼓勵中國孩子們從小背誦古詩詞:“小孩子是記憶力強而理解力弱的時候,此時,即使他不能理解,只要先背下來,等到將來理解力提高以后,這些早年記憶的內容就會被調動出來,如同智慧庫,為孩子一生提供不盡的資源。”

  

  葉嘉瑩先生與南開大學幼兒園的孩子們。 

  她曾在講座中如此說道:“我跟詩詞結了不解之緣,詩真是情動于衷而行與言,如果我們看古代的詩人,像李白、杜甫、辛棄疾,如果你懂得他們的道德,真是讓人感動,在這樣的自私、邪惡的、充滿戰爭的污穢的雜亂世界之中,你看到有這樣光明俊偉的人格和修養,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我之所以90多歲還在講,因為我覺得我既然認識了中國傳統的文化,這么多美好、有意義、有價值的東西,我應該讓下一代的人能夠領會、也能夠接受。如果我不能夠傳輸給下一代,是我對不起年輕人,對不起古人,也對不起師長和老師。 

  “我平生經過離亂,個人的悲苦微不足道,但是中國寶貴的傳統,這些詩文人格、品性,是在污穢當中的一點光明,希望把光明傳下去,所以是要見天孫織錦成,我希望這個蓮花是凋零了,花也零落了,但是有一粒蓮子留下來。”

  

  葉嘉瑩先生與她最愛的荷花。 

  葉嘉瑩先生為南開大學首屆荷花節撰寫了一篇長文,在文末一首小詞里——“結緣卅載在南開,為有荷花喚我來。修到馬蹄湖畔住,托身從此永無乖。”我們讀出了她對荷花的這一份熱愛,對南開的這一份情懷。 

  亦是在這篇文章中,我們讀出了她的“一生漂泊、半世艱辛”,讀出了她對古詩詞的熱愛,讀出了她對人生的更高體悟……

  責編:葉圣凡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相關閱讀

文娛社會

財經健康

旅游青春

美因茨球队 大话b怎么赚钱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宁夏体彩11选五走势图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 创信娱乐app网址 10日本性感美女 青朋棋牌官网 赌城首页 赌场二十一点如何必胜 江苏五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叶小姐长春按摩c 会计培训机构排名 史上最坑爹的游戏14土地爷 北京pk赛车软件下载 时时计划软件 合肥一条龙洗浴休闲中心2019